涨姿势、求出处、找福利、找内涵图尽在[且听风吟福利吧]

 分类:其他

且听风吟福利吧其他栏目,专门搜集网络上的奇闻异事、未解之谜等不同类型趣事,给朋友们带来多方位的趣味阅读。

其他

有没有演技到底谁说了算?流量小花表示这锅我们不背

在全民吐槽演技的情况下,浙江卫视终于开了一个让演员捉对厮杀的节目。第一期,我们章子怡就亦真亦假地把流量小花郑爽给骂了。在各种话题底下,大家也在夸好演员。那么到底什么是好演技啊?大家很容易被大起大落的情绪迷惑,以为大哭大闹大吼大叫,爆哭,被地上拖拽,打滚,演员豁的出去就是好演员。当然,这是演员解放天性的第一步。能够忘记自己是谁,角色需要打滚学狗叫裸露都能不扭捏不羞怯,大大方方说来就来,但,这只是基础

16天前 阅读(163) 0评论

其他

中国互联网的历史其实就是一部流氓史

见证时代的人并未离去但造神运动已经开始引言英雄枯骨,流氓上位英雄乱世,诸候相争,杀伐四起,三国鼎立。从历史的维度来看,互联网也算是千年未有之巨变了。现在的AI智能、区块链,也都是以internet作为基石,暂时还想象不出什么颠覆性的技术可以取代互联网。这个时代我们见识过不择手段的大佬,追赶时代的骗子,自得其乐的博主,不求名利的段子手……但看到更多的仍然是流氓,他们最终取得了胜利。英雄枯骨,流氓上位

22天前 阅读(185) 0评论

其他

《雪中悍刀行》番外篇 第二十章

徐宝藻说她很小就想要有一头毛驴作伴,看着夕阳西下,春风里路旁开满桃花,一路漫游,随心所欲,从春风看到秋风,从南到北,一直从青葱烂漫到白首苍苍。徐凤年对此不置可否,世间少年往往志向如大赋,少女情怀则如词曲,他并不陌生。这一次他没有带着她从头到尾都是御风凌空,而是遵循她的意愿,去往东越剑池的路途中,拣选了一些风景形胜落脚,走走停停歇歇看看,与游学士子带着贴身丫鬟一般无二。剑池位于春秋旧东越国境南部,不

158天前 阅读(2949) 1评论

其他

《雪中悍刀行》番外篇 第十九章

徐凤年思量片刻,问道:“是陈芝豹?还是顾剑棠?”江斧丁笑眯眯道:“再猜。”徐凤年斜瞥了一眼这位半寸舌元本溪的嫡子,“一如当年初次见面,还是好像额头上贴着欠揍两个字。”徐凤年想了想,“应该是‘找死’更准确。”江斧丁微微扬起脑袋,好似追忆往昔,“这些年我待在京城,很多次假设,假设若是你我相遇在赵楷被杀之前,在早年那座江湖里偶然相逢,我俩会不会一见如故?就像你和那位木剑游侠儿?能够在一张桌子上一起大碗喝

162天前 阅读(1975) 0评论

其他

《雪中悍刀行》番外篇 第十八章

她不知道,因为她的缘故,牵一发而动全身。风雨自八方而来,向他而去。洞天福地的地肺山,群贤毕至。山不在高,有仙则灵。约莫十位衣着气态皆迥异的男男女女,匆匆而来,姗姗而来,飞掠而来,蹒跚而来,踱步而来,骑牛而来。南边,有位模样清逸的年轻儒生,背着棉布行囊,露出书画的轴头,或紫檀或白玉,攒集拥簇,如沙场雕翎冒出于箭囊。西边,有位骑牛稚童,盘腿而坐在青牛背脊上,眉眼如画,眼神晦暗。北边,有位光头大和尚,一

163天前 阅读(1994) 0评论

其他

《雪中悍刀行》番外篇 第十七章

徐凤年带着少女在一座山的山脚停下,身后是一条潺潺而流的灵秀河水,那座山算不得高,左右有山丘如同门阙,在两人脚下是一条大幅大幅青石板铺就的登山道路。徐宝藻环顾四周,如同一位掉书袋的老学究,“这地儿,在地理堪舆上好是好,却不拔尖,根据西楚国师李密的那部考古志,终南群山以雁回峰最佳,大槐峰其次,朝阳峰又次之,总计罗列七十二峰,或磅礴积郁或清丽淑雅,都可谓风水形胜,此处虽然也能藏风聚水,可底子太差,充其量

164天前 阅读(1918) 0评论

其他

《雪中悍刀行》番外篇 第十六章

徐凤年瞥了眼体内气机迅猛流转的年轻人,江湖上有个好师父的“高二代”多如牛毛,如韦弘极这般却也算凤毛麟角,打趣道:“怎么,要拿师父的名头压人?”韦弘极眼神真诚,摇头道:“不敢,也不愿。”徐凤年撇了撇嘴,不置可否。一位少侠既没有韦弘极这份眼力,也没有韦弘极的耐心,大踏步向前,笑声豪迈,“韦兄,这等暴戾之徒,交由我来对付,就当为江湖除害了。”韦弘极摇摇头,示意不要轻举妄动。山巅起清风。众人齐齐转头望去,

164天前 阅读(3421) 0评论

其他

《雪中悍刀行》番外篇 第十五章

京城,江南,西北,两辽,处处有小娘偷悬挂像,日夜思量着那位风采卓然的神仙中人。不知何时,那个锦衣华服的孩子鬼鬼祟祟来到了徐宝藻身后,猛然前冲,试图双手环住少女的纤细蛮腰,大概是想打着天真无邪的幌子揩油。不曾想被迅速侧身的徐宝藻一巴掌狠狠摔在脸上,响声清脆,刹那间整座观南台万籁寂静。徐凤年朝少女伸出大拇指,以示嘉奖。孩子捂着脸,貌似泫然欲泣,实则眼神阴毒。那个持扇公子愕然后悚然,尖着嗓子气急攻心道:

166天前 阅读(1894) 1评论

其他

《雪中悍刀行》番外篇 第十四章

既然那个家伙没有催促,徐宝藻就乐得一块一块石碑仔细观摩过去,看她的架势,好像恨不得要扛起那些沉重石碑下山。事实上历史上还真有书法痴人做过此举,耗费巨资雇人将十数块碑文运送下山,也许初衷是希望能够更好保存石碑,不至于年年遭受日曝雪冻,但可惜恰恰是碑林依旧屹立至今,那些藏在高门大族庭院深深处的石碑,反而毁坏在春秋战火之中。世事难料,不外如此。徐凤年看了眼天色,提醒道:“动身吧,刚好可以去山顶看日落。”

167天前 阅读(3231) 0评论

其他

《雪中悍刀行》番外篇 第十三章

徐宝藻放回文稿,眨了眨眼睛,“你知道白莲先生为何不肯入京当官吗?”徐凤年静待下文。徐宝藻双手负后,走到窗口,转身背靠墙壁,“凉党骤然得势,满朝惶恐不安,必然抱团取暖以抗凉党,绝不可让从西北边陲走出来的文武官员形成大气候,不说元气大伤只会做墙头草的青党,恐怕连江南士子集团和辽东士子集团都要放弃旧有成见,不惜联手,加上新君身边的两拨从龙之臣和扶龙之臣,也会从中作梗,与文官合力压制凉党。在这种情况下,皇

168天前 阅读(4542) 0评论

 1  2  3  4   下一页    尾 页  
登录 注册
数据更新时间:2017-11-23